漢語研究 | 首頁 | 前頁 | 交流 | 搜尋 | 地圖

中文教學 > 漢語研究 > 網上漢語辭書 > 朱邦復.漢字基因字典

朱邦復.漢字基因字典

http://www.cbflabs.com/book/dic/hanzijiyin/a0.htm
http://www.cbflabs.com/book/dic/dichtml/dnadic0.htm


朱邦復不是語文研究者,他發展的東西,我稱之為「另類拆字法」,只是拆字,不是釋字。其中內容,有些符合漢字學的原理,但有更多不符合漢語的發展和規律。運用朱邦復的「漢字基因字典」必須十分謹慎,閱讀常帶批判角度,用以啟發思考不妨,但是千萬不要據此作為教學和研究的基礎。


1. 據朱邦復說明,「原字出處,參考《形音義綜合大字典》」(見漢字基因字典說明),由於不明白他所指的「原字」是甚麼意思,猜測他指:「漢字基因字典」中漢字本義的解釋,乃依據《形音義綜合大字典》。《形音義綜合大字典》本來是一本可靠的字典,問題是,《形音義綜合大字典》在「漢字基因字典」中是二手資料,其中的解釋,經過朱邦復的篩選後,有多少是斷章取義,多少歪曲,並未可知。

2. 就我所見,「漢字基因字典」似乎把一切漢字全都當成表意字,即象形、指事或會意,特別是把很多簡單形聲字都看成會意,並據此為漢字的字義分類(很多同義詞典,所做的便是相似的東西,這類語義分類法不少,並非罕見),這大抵就是他所說的「我敢以性命擔保,舉世懂什麼叫「漢字基因」的人,一定比當年懂哥白尼「地動說」的要少得多多」(見漢字基因字典說明)的意思。這是典型的把漢字看成與詞彙無關的直接表達概念的符號(見維基百科:漢字基因字典),是完全錯誤的漢字觀念。例如,他解釋「課」字為:

「言如同果實,完成的結果,待決事。」(http://www.cbflabs.com/book/dic/dichtml/dnadic/dnadicy.htm)

亦即,課=「言+果」的會意。這是胡言亂語,嚮壁虛構。

我們都知道,由於同源詞的關係,許多形聲字兼有會意成份,因此,很多業餘文字研究者便以為所有形聲字都可作會意解釋,甚至以為是自己的新發現,其實井底之蛙得很可憐,是不少業餘文字研究者的通病,只是,狂妄到以性命擔保只有自己懂得者少見。

3. 業餘文字研究者常想以字形和偏旁統攝一切漢字和字義,這是因為詞彙學涉及太多古音專門知識,因此他們只能作純字形的歸納與整理(即拆字),而且不考慮字形和字義在歷史中的變化。這種做法以為「準文字學」即漢語之一切內容,是瞎子摸象的做法,是註定失敗的,也是沒有多少人會在意的。


朱邦復發明倉頡輸入法,而且開放給所有人使用,不收分毫,我十分欽佩。他對電腦中文化的發展,貢獻之大,必入史冊,他名留青史,是必然的了。不過,他的「漢字基因字典」價值很低,僅有的價值,或許是其中抄錄了《形音義綜合大字典》的解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