個人專業發展及督導

督導對個人專業發展的重要性

     要談專業督導,我便先要從社工訓練說起。

     最近有政府的高官問我:「CK,我們都應該傾下,是否社工學位應改為四年制,以加強社工畢業生的質素。」我當然舉腳贊成。我希望這位高官說的是真心話,而非想三年改四年,便可暫時拖延社工畢業時間,舒緩現時社工畢業找不到工作的問題。我贊成的原因很簡單,社工要學的知識與技巧多得很,結果不論是兩年或三年的社工訓練,都只能蜻蜓點水,水過鴨背。學生應付考試,背得快時,亦忘得快。考試前或許記得七八成,考試後卻又忘得七七八八了,真是吸收的自然有限。

     另一個社工訓練面對的問題,便是我們經常辯論的通才還是專門訓練。正如上述,社工要學習的知識及技巧得多,不論是兩年還是三年仍是不足夠,結果便只有足夠時間進行通才的訓練。另一個實際的困難便是社會工作服務的分類有數十種,而要一間好似香港大學只有十四名教師(不計實習導師),不能項項服務分類都有專長,而且每一個專科的學生便可能只有數名,若要實行在本科訓練中都分門別類,訓練自然便會遠較現時為昂貴。

     不過雖有上述的限制,現時大部分的學位課程都有選修科,讓社工學生,可以有某一程度的專注,這亦可說是現時的訓練課程嘗試在通才與專門訓練之間,尋求一定程度的平衡。

     基於上述現時社工訓練的局限,社工在初入職時所獲得的專業督導,便對其專業發展有決定性的影響。現時文憑至碩士社工訓練,實習的時間由六百小時至一千二百小時不等。不過,就算是碩士課程的千二小時,雖已高於國際要求的水平,但相對於一個社工入職後,一年工作超過一萬一千個小時,亦只是獲得有限的經驗。反過來說,入職以後每年便工作萬一小時,如何透過這些工作經驗,協助社工的專業發展,便遠勝於將學士社工訓練延長十年了。

     入職初期的專業督導最重要的地方,是社工畢業生剛離開學院,對於社工理論,就算忘了七七八八,當面對實際工作時,只要得到適當的引導,便更能重溫理論,及將之與實際經驗結合,進而融會貫通。

 

面對的局限

     香港社會工作人員協會正進行一個有關現時專業督導的研究,稍後我會再作進一步的交代。不過,我相信大家不用進行研究都知道有以下幾個現象:

     現時在社工界並沒有一個統一的督導制度和要求水平,結果是有些機構或是個別督導員,給予新入職的同事每星期一次的督導,而又有機構一年都有一次督導面談。

     在某些服務現時的編制中,不論一位助理社會工作主任有多少年資,理論上仍要接受督導。一個有十數年工作經驗的助理社會工作主任,理應是一位有獨立工作能力的專業人士,但仍要受到直接的督導便有些不合理及不必要了。

     現時大部分負責專業督導的社工,本身並沒有接受過督導的訓練,部分的同工因而在提供督導時有著不少的心理壓力,亦未必能有效地透過督導協助下屬在專業上的發展。

     現時有部分服務在資助模式中並沒有督導人手的編制,就是有督導人手編制的服務亦沒有統一標準。舉例來說,同是青少年服務,一個綜合服務隊,以一個社會工作主任作為隊長,負起督導十名專業社工的工作,而外展服務則是三隊才有一名社會工作主任。結果有些外展隊便由身為助理社會工作主任的隊長,擔任督導另外九名專業社工的工作。

     部分服務的現有督導人手編制標準形同虛設。明顯的例子便是老人服務與復康服務,表面上都有大約五個單位便有一名社會工作主任負責督導工作,但實際上,到現在,特別是老人服務,政府仍不能提供承諾了的督導人手資助。

     現時非政府機構的行政資源嚴重不足,亦大大影響了專業督導的工作。儘管社會福利署的同事都明白到,在1994年所定的中央行政津助標準偏低,可惜現時社署仍未能提供符合1994年標準水平的中央行政津助。結果是不少機構動用了本來可以提供專業督導的社會工作主任,執行中央行政的工作,大大減低他們為前線社工提供督導的時間和精力。

     現時大部分社工一入職,便要負起沉重的工作量,他們用以思想,或是試圖重溫在學院的理論以運用於工作上的空間也沒有。結果只能運用一般常識(common sense)在工作上。久而久之,便養成輕理論,重常識的習慣。因缺乏理論以協助,在組織、整合、及傳遞經驗的效率便大打折扣。這亦減慢了個人甚至整個社工專業在知識上的發展。

 

理想的督導系統

  面對上述的問題,社工界亦作出了不少的努力。除了不斷爭取資源以改善督導人手外,近年對於督導工作亦力求有所改善。在九七年,我們通過了立法進行社工專業註冊,現在便要開始構思專業發展的第二個階段,一個屬似牌照制度的概念便逐漸萌芽。

  社聯、社總及社協三會成立了工作小組,希望能制定一套完整的專業架構。其中一個原素,便是專業督導的制度,及如何促使社工在入職的頭數年間,透過專業的督導,成為獨立執行工作的專業社工。現時的構思埵酗@個考勤機制的專業督導系統,及一個需要專業考試的制度。我相信過多數個月,三會便會有一個具體方案諮詢界內同工的意見。

     上文,我亦提到社協正進行研究社工督導的工作,希望結果能提供資料,協助我們制定一個完整的督導制度,及如何改善我們現時的督導工作。初步結果之一: 在初入職社工理想中的督導

    我們希望上述的工作和研究能為我們的未來提供:

[「跨越廿一世紀:專業發展及優質服務的探索」 香港社會工作人員協會1998周年研討會, 演辭]]